走向未来 纵横谈(三)
浏览数:130 

“十三五”开局之年,印刷行业面临着应对多重困难、适应新常态的种种挑战。从大而言,并不乐观的市场环境、不断增加的成本支出、越加严苛的环保政策等,已成为企业无法逃避的压力所在;从小而言,用工问题、管理提升、转型升级等,亦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迷茫点。基于此,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组织了“走向未来 纵横谈”高端论坛,16位副理事长以自己之企业及行业经验为基点,畅谈其关于市场、关于创新、关于未来的诠释,希冀共同探讨印刷行业未来发展之路。


上海印刷业现正处于换档期,这并不是消极的现象,只是一段下坡路。而上海印刷企业也都在这个换档期内积极地探索新的出路。


经过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上海印刷业于2014年开始进入低速增长的新常态。我觉得,上海印刷业现正处于换档期,这并不是消极的现象,只是一段下坡路。而上海印刷企业也都在这个换档期内积极地探索新的出路,就目前来看,主要有以下三个发展趋势,对于推动上海印刷业的发展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第一,发展绿色柔印。上海有4000家印刷企业,大约拥有2万多台胶印机、3000台凹印机,3000台中小型柔版印刷机和其他印刷机,以及几百台生产型数字印刷机。在现在这种新常态下,企业能否守住这些装备,并拥有一个新的、更好的增长,我觉得是值得研究的。目前,在上海已经有新的龙头企业开始出现,对推动整个绿色柔印的发展非常有利。
第二,利用资本市场推动转型。过去,企业都是依靠自己积累的资金进行自我发展,但现在大家逐渐有了一个共识,即利用资本市场可以尽快地推动产业发展。从去年开始,上海已经有四五家印刷企业在新三板和中小企业板上市。
第三,开展数字印刷。利用数字印刷技术,使企业由制造型企业向服务型企业转型,这也是上海印刷企业在积极探索的一个方面。
作为服务于行业的协会,亦不能成为一个半养老机构,而要有真正的服务力和执行力。基于此,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在2013年换届后,进行了比较大的改革,从人员结构到服务功能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首先,除极个别的领导层还有退休的领导以外,将近20名的工作人员均是专职的协会工作人员,这些年轻人中很多都是从印刷院校毕业的硕士生、本科生。
其次,我觉得协会要为整个行业提供良好的交流沟通机会,所以我们组建了三个平台。1.  展会服务平台,每年举办上海国际印刷周,为企业提供服务。2. 电子商务及技能教育平台,其可以为企业、行业提供技能教育培训和商业交流,目前平台已经搭建完成,而且是移动版的,很快就可以全部上线。3. 咨询服务中心,为企业提供一些信息服务。
此外,我们还成立了可以为企业提供服务的摄像编辑中心;开办了“第一印”微信平台,传播协会的信息;建立了信息技术中心,进行平台的软件开发、研发和维护,等等。相信经过改革的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可以不断地创造新的形式,为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
据粗略统计,2015年,广东有印刷企业19720家,与2014年相比增加了20余家;从业人员76.4万人,减少了1.6万余人;销售收入增长1.5%;总产值增长了2.9%。
近几年,尤其是2008年以后,广东印刷业的增长速度开始放缓。由于还没有具体的数据,所以粗略统计,2015年,广东有印刷企业19720家,与2014年相比增加了20余家;从业人员76.4万人,减少了1.6万余人;销售收入增长1.5%;总产值增长了2.9%。
广东印刷业的下滑应该是内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外因看, 广东是一个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地区,海外业务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这些年,国际经济环境不好,海外客户除减少了在广东地区的印刷业务以外,还不断进行压价,基本外单的年均降价幅度在5%左右。从内因看,首先,我们自己内部不够团结,大家为了生存进行恶性降价竞争,导致行业整体价格下滑。其次,人力资源成本增长较多,我初步估算了下,2008年—2015年,平均年增长速度为5%~9%,这就造成了企业成本的提升。此外,广东印刷业也还面临着许多与其他省份差不多的问题,各种因素导致我们正处于比较艰难的发展境地。
从协会工作来看,广东印协近几年工作的主要方向就是提升为企业服务的意识和力度,主要侧重于两方面的内容。第一,帮助企业、行业更好地开展绿色环保工作。由于绿色印刷、清洁生产的要求不一,且有关环保工作人员对印刷并不十分了解,故提出的一些要求其实对于绿色印刷的推进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促进作用,因此,我们要和环保局沟通,提出意见,找到治理的关键点。此外,沟通的焦点还有一个就是收费标准。我希望我们协会的工作人员可以深入企业,帮助其更好地实现绿色印刷,如指导企业如何填写绿色印刷申报资料、帮助其找到现时还不完善的地方,等等。实则,可以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员并不多,主要是因为对印刷不够熟悉,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分期分批地让工作人员到企业实习,了解企业情况。第二,遏制工价的恶性竞争。关于这个命题,曾经,我们想过多个办法,包括制定指导工价,多次宣传强调恶性竞争对于企业、行业发展的弊端,等等。2008年,我在深圳中华商务安全印务股份有限公司任职,刚一到厂就觉得企业价格并不合理,于是制定了标准工价,提出如果低于标准工价10%的活件,一定要经过批准。当时,很多业务员,甚至主管业务的公司领导都对我提出了异议,但我一定要坚持。开始时确实有些艰难,但两三年后,日子就开始有了好转,实现了利润等各指标的增长。所以说,一味地降价并不能提升自己的盈利能力。
作为服务于印刷业29年的计算机从业者,我亲历了印刷技术的快速发展,也看到了计算机技术在印刷中的逐步渗透。计算机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不管与什么相碰,都能使之快速发展。
作为服务于印刷业29年的计算机从业者,我亲历了印刷技术的快速发展,也看到了计算机技术在印刷中的逐步渗透。计算机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不管与什么相碰,都能使之快速发展。近几年,通过计算机完成的数字印刷渐成一种新的趋势,而POD也是印刷人热议的话题,所以,今天我就和大家一起聊聊关于数字印刷和POD的故事。
数字印刷可以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激光数字印刷,只不过由于成本的问题,我国基本上没有真正引进过激光数字印刷,进口的通常都是低速的、放在办公桌上的激光打印机,其并不能被称之为数字印刷。第二类是喷墨数字印刷。记得8年前,我在drupa上特别关注了喷墨数字印刷,大概有10家企业展出了相关产品,今年再去,发现几乎所有的相关企业都已经推出此类产品。如今,喷墨数字印刷已然进入中国市场,有若干家企业在做,但是成本仍然是一个未解决的问题。
POD承载着许多的美好愿景,可以要多少印多少,既绿色环保又方便快捷、减少库存,但是这个美好的愿景却还未给我们一个美好的结果。回想一下CTP的发展之路,当CTP在国外发展得比较好的时候,我们却因为成本问题而没有普及使用,当时只有少数日报社在用。此后,国外市场日趋饱和,国外CTP供应商大肆进入我国印刷市场,CTP设备和版材的价格随之大幅下降,中国印刷市场也实现了CTP化。这里有一点要提及的是,在CTP市场中,中国的相关企业虽然赚到了钱,但只是赶上了发展的尾巴,就是因为我们迟了一步。反观POD是否会走重走CTP“老路”,是个问题。
针对此,我想提出两个建议。第一,降低成本,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我们可以组织相关的设备制造商和器材商组成同盟进行研究,看可以从哪些环节着手降低喷墨数字印刷生产线的建设成本。第二,以优势推动发展。POD可以减少库存,但目前为止这个优势却没有助推喷墨数字印刷的发展,或许就是因为出版人尚未算清这个账。我认为,协会可以帮助印刷企业、出版社算清这笔账,让相关人员了解到其确实可以带来的优势,让更高层的领导了解其对于行业发展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