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凯:我与印刷行业共成长
浏览数:1 

接到《印刷工业》编辑部约稿的邀请,可以说是诚惶诚恐,自觉不敢开口,因为在中国数百万计的印刷从业者之中,我只能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学生”。但看过编辑预设的问题,更多地还是愿意跟着这些线索,回眸自己足迹,与业内人共同分享。

偶然入行,开启美丽印刷人生

从事印刷行业,纯属是一个美丽的偶然。学生时代对于印刷行业的了解知之甚少,如果说最初的“印刷”印象,那恐怕只能是老师用油印墨辊一张一张地印着试卷,在一次次考完试后,涂来抹去的一双双小“黑手”,当时就知道“印刷”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行当。但没想到的是,在世纪交接之时,国内的印刷业朝气蓬勃,特别是印前制版技术和电子图像处理技术空前发展,这令我在毕业抉择上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这个被当时定义为无限生机的“朝阳行业”。为什么选择从事印刷行业?这个问题我也没有具体想过,可能更多地只是像当时许多同学一样,怀揣着一颗对于这个领域未来发展无限的畅想与希冀。但让我在这个行业坚守十余年的却并不只是这个空荡的想象。

从学校毕业后,市场竞争的压力、兴趣的转变以及创业的期盼让许多同学纷纷转行或者离开印刷行业。而我却成为一个另类,依然坚定地守望在印刷行业至今,即便面对高薪的诱惑,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专业。我最早从事的印刷工作并不是自己希望从事的平面设计制作,而是在出版社接受方正排版系列软件的洗礼熏陶,从激光照排干起慢慢可以为多本杂志做封面与内文的制作,再到进入专业印刷厂进行全方位的提升与历练,对印前设计排版软件进行全面认知到熟悉掌握。对印刷工艺更多地了解与揣摩,让自己的印刷知识与本领进一步得到提升。而今,我虽然在办公室从事行政工作,但正是以往一线从事印前制作工作的积淀,让自己受益匪浅。

不懈追求,终见云开雾散

可以说,每个行业都有着自己的故事,经历风雨,方能见彩虹;耐得住寂寞,才能取得成功。我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很爱思考的人,从业多年来,遇到的问题非常多,而恰恰此时能让自己跨过难关的,更多的是责任感与对本职工作不懈的追求。

有一件事情令我难忘。刚刚进入印刷行业的时候有幸进入本地最富盛名的印刷企业工作。刚刚适应新环境的我,却面临企业陷入困境,是走是留,做潇洒的过客还是做一个笃定的守望者?也许当时内心是略带彷徨的。在收入下降、亲友不解和一些老员工对年轻人的“奉劝”中,我目送走了一个个“师傅”,而我却选择和团队大部分人继续留下来,“不要拒绝泥泞的路”也许是我自己内心深层最坚定的信条。同时,更吸引我的应该是这个企业团队的魅力,可以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从这个团队中获得知识、技巧、经验以及鼓励,无论哪一个班次,大家都不是只顾自己的工作,谁首先完成,便马上无条件地帮助其他同事,待班次全部的任务完成后,再一起下班,然后下班后便又QQ、短信的聊个不停,可以说,这种氛围可以吹散每个人眼前短期的雾霾,让人踏踏实实做事情,学手艺,修人品。

在这一时期,忙忙碌碌的工作室没有了调度催促的声音,没有了以往熙熙攘攘的场景,没了活干,大家一下子都很颓废,时而看看闲书、时而聊聊天。这时,基层领导提出:手空闲,脑子不能空闲,要学习新的知识,学习新的技巧,互相学,互相教,同时利用这段时间充实自己的业务知识,提升工作能力。在班组长的带动下,大家马上便有了事做,又热火朝天地学习起来,而我觉得这就像《最后一课》里韩麦尔先生对学生们的最后一次鼓舞,但不同的是,这个鼓舞是让人觉得温暖,离光明越来越近。

我现在已从一线生产部门走向了管理岗位,从一名执业者变成观察者。其实,任何企业任何时候都缺乏优秀的管理者,所以我兼修内外,力争博学多能,再凭借“平生多磨砺,男儿自横行”的精神,希望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行业窘境,期待自我涅槃

近两年来,雾霾肆虐的现实与建设“美丽中国”的伟大愿景让民众对环境保护无比敏感,政府执法力度日趋严格,也让印刷行业遭遇了尴尬。在依靠规模效应和微利竞争的环境下,环境始终是绕不开的话题。行业面临的问题,我觉得主要有两个:一是利益问题。政府的立法完善和持续高压政策一方面可以督促印刷企业调整航向。同时作为加工行业,国家应加强印刷上下游行业的对接政策,提高行业门槛,在加工成本中体现出环保的价值,让企业义无反顾走向绿色印刷的道路,确立政策保障。二是意识问题。环保意识从无到有,经历了曲折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加强环保意识,更多地来自于法律法规的监督树立,来自行业内部的示范效应,来自成熟的体系建立与可行性推广,同时也依赖于民众整体环保意识的提升。

就个人而言,从业多年,远离轰隆的机器声和浓郁的油墨味,会让我还觉得比较舒服。公司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印刷行业推行“绿色印刷”概念时,就积极响应,下大力气对内部设备及生产环境等流程进行改造,宣贯绿色印刷理念,通过内外部共同努力,我公司于2013年成功通过两项中国环境标志产品认证,迈入绿色印刷企业的行列。同时,也从市场取得效益回报,承印了一些幼儿读物、教科书以及期刊类活件。

从“朝阳产业”到印刷行业目前遇到的窘境,个人认为,这应该是短暂的蛰伏期,或者是行业涅槃重生的整合期,抑或是大融合、大变革和大数据时代背景下,一次自我调整期。孙中山先生1916年《实业计划》中指出“据近世文明言,生活之物质原件共有五种,即食、衣、住、行及印刷是也”,可见社会对于印刷的依存度非常之高。

而目前,印刷行业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力逐步下降,因为缺乏“创新”因素的融入,缺乏新的增长点,缺乏能够形成引领全行业甚至跨行业的新兴产品或者来自行业经营模式的创新。同时,人才的匮乏也是行业面临的一个难题,招工难不是个例,印刷人才流失现象严重和专业学生大多不愿从事一线印刷的现实,更加剧了行业的不稳定因素。

又是一年春来到,2017年新春之际,期盼自己能和各位朋友一起,保持一份“恒” 心,不断磨砺自己,也许不能举重若轻,但至少在成长的道路上,多一份从容与自信。

(作者单位为天津环球磁卡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