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印刷业的几件大事
浏览数:206 

2016年的中国印刷业有哪几件值得记取的大事?

窃以为有三件,即:印刷企业的转型升级工作在加速;由德鲁巴印刷展带动的数字印刷成为这一年业界议论最多的亮点;围绕VOCs排放的收费工作刺激着印刷企业更加重视环境保护。

如果加上时近岁末显现端倪的一幕——由纸张起步、耗材跟进的原辅材料涨价风潮以及新入职员工减少,招工难度的增加,这五点毫无疑问地影响着整个行业的发展。

唯有认真总结转型经验;准确理解与把握数字技术在行业内的应用;恰到好处地推进绿色印刷的进程;合理调整产品的市场价格,才有利于行业的进步与可持续发展。

印刷企业思考转型升级之路

“去产能”“降成本”“补短板”是中央为2016年经济工作定下的基调,这也是顺应供应侧改革的需要,印刷毫无疑问地属于产能大于市场需求的行业。

正是因为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在过去的一年里,印刷企业转型升级的力度在自觉加大,业内的交流活动不断,无论是展会的参观者还是交流活动的听讲者都显得异常踊跃,因为在经济增速下降成为常态后,大家都在寻找自身企业下一步的出路,力争加快企业的转型升级。事实上,业内确也出现了以上市公司为领头羊的成功转型样板。

依靠上市公司具备的资金优势,印刷板块的这些大户也一改以往鲜有大动作的做法,2016年在跨界发展、扩大规模上动作频频。

专业书刊印刷企业——北京盛通出资4.3亿元收购乐博教育,进入当下最为热门的孩童机器人教育领域;美盈森除了年初宣布投资34.68亿元打造5个包装新项目外,8月宣布进军物联网,9月又宣布花大投资在佛山、长沙开建华南总部和符合工业4.0要求的包装工业智慧型工厂;合兴包装同样如此,年初投资6.25亿元收购了“国际纸业”旗下的18家瓦楞纸箱生产基地,岁末又宣布联手山东新华医疗器材公司,实现机械制造企业与瓦楞包装企业双向间的合作……这样的案例还可以举出很多很多,这些项目实施以后的结果确实还有待考察,但这些企业的大战略意识值得我们肯定。

除了这些财大气粗的上市公司外,印刷企业的转型成果同样硕果累累:

雅昌完成了由历史上单一的印刷生产向文化艺术产品服务方向的转型;中国印刷集团公司在“去印刷化”后变更为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集团公司,从历史上的以书刊印刷为主到现在以文化创意园区与印刷传媒为主;即便是像劲嘉这样的专业烟包生产企业在2016年也把名称中的“彩印”二字去掉,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进军健康行业就是劲嘉的最新举措。此外,也有一些企业选择了梯度转移或收缩印刷,走厂房对外租赁的道路以获取更大收益。总之,戏法人人会变,创利是企业变革的动力。

与大企业不同的是中小印刷企业更多地从市场需要出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或从产品设计上下功夫,与旅游文化相嫁接,希望培育更多的个性化客户,比如南京的东南文化在黄山屯溪开设的“一信一驿”邮局;或把产品与外包装广告、互联网下单,甚至是与企业组织的小微旅游相结合,营造更大的消费者群体,比如山东绿爱,除了从糖果业杀入印刷,更多的是为我们带来了新的理念;或深耕自己的产品,在某一点上做深、做细、做出特色,形成品牌效应,比如南通名流名片就是如此,虽说设备并不高端但产品高端,在大打价格战的名片市场,依然能独树一帜……这样的案例在全国各地可以说有千千万万,或跨界,或融合,或摈弃低价竞争策略,选择走高端路线;或选择走轻资产道路,利用社会力量组织加工生产……只要是适合自身企业的就是合理的、有效的。当然,转型的选择应该更多的着眼长远,而绝非只是满足于当前的一时一事。

钢水出炉之前是内部剧变的时期,在水火中已经经历了数年考验的印刷企业应该大都有了自己的思考,我们希望多数企业都能走上良性、可持续发展的快车道。

数字印刷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由德鲁巴印刷展推动引起的热捧数字印刷是2016年印刷业的第二件大事,主要是因为德鲁巴展会有着印刷业发展风向标的作用;因为几乎所有的大牌印刷设备生产企业都争抢跨入这一领域,生怕掉在门外;因为数字印刷除了在生产成本上还有明显短板外,在承印幅面、运转速度、印刷质量、承印介质等环节均有显著提升;因为软件在智能化生产中的作用越益显现;因为数字印刷工艺在满足消费者个性需求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德鲁巴展会后,围绕着印刷业的发展趋势,国内先后召开了不少研讨会、交流会,这除了了解展会传递出的信息外,更多的是探讨增速放缓的经济新常态下印刷企业的转型升级之道,希望通过彼此间的交流获得更多启迪。自然,这中间也说明了数字印刷设备供应商希冀借助这场风暴让更多的设备跨进传统印刷企业或是那些有可能快速让设备突进的新领域,比如印染业、家装业。

实事求是地说,国内数字印刷近几年的发展状况并不特别起眼,虽说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的数据,在统计口径未变的前提下,2015年数字印刷总产值达到176.2亿元,较2013年的103亿元有着73%的增量,但在当年全部11246.2亿元的印刷总产值中占比依然仅有1.57%,与有报道称国外已经达到18%的数值差距甚大。即便是这几年处于升温状态的采用数字印刷工艺的短版图书也还未到能为投资者带来利润的地步。

相比于传统印刷,数字产品价格高企是影响其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即便是现已进入市场的设备整体,也还是处于产能大于需求的地步,是偏高的产品售价掩盖了设备利用率不足的问题。导致这一状况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迄今为止无论是设备还是耗材基本为国外品牌所垄断,当然,在这一领域国内企业还鲜有话语权,只要国家缺乏改变现状的实质性措施,这一状况就难以撼动,期望尽快提升数字印刷产品市场占比的愿望就难以实现。

对于数字印刷还有两个值得注意的关节点:

其一,瞄准着包装印刷领域的数字印刷设备普遍走向大型化,而且大都处于样机阶段,正式投产应用还需时日。加之,开发商急于回收研发投资,使投向市场的设备售价都高得离谱,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企业的投资热情。

其二,数字技术在印刷领域的应用除了数字印刷之外,还有数字印后、软件应用及对接互联网。在这四个环节中,目前或许更多应该关注软件在生产中的应用及对接互联网,因为相对于设备的购买,软件的采购与应用能较快地提高企业的劳动生产效率,有效减少劳动力的使用。对接互联网是企业下一步工作的必然方向,至于如何实现“+互联网”?就应该从企业的实际出发,并没有一定之规。

总之,数字印刷的发展为印刷展现了一片新的空间,数字技术与其他数种传统印刷工艺是互补的关系,是相互融合发展的关系。我们应该关注数字技术在印刷领域运用的最新成果,选择适当的时机加入。

围绕绿色印刷,治理在加速发力

时至今日,全国已有17个省市公布了VOCs排放收费标准,正如王岩镔司长在2016年全国印刷复制培训班和出版物市场管理培训班开幕式上所说:“进行环保升级改造、实施绿色印刷已经由‘选择题’变成了‘必答题’。”从来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但这“意味着生产成本的提高”,在经济下行,企业缺乏承受能力的时候大力推动此项工作当然也就成了2016年印刷圈内的第三件大事。

现状是,出于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印刷企业相对平静地接受了环境治理的高要求。而伴随着收费工作的实质性进展,这势必带来印刷企业生产成本的上升,也势必会推动沿海地区印刷业梯度转移的加速,市场调整的力度将会加大。

从宏观看,加大环保力度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由点到面,最终会成为整个社会的共同行事方式,差别仅在于早晚,因此,再做抱怨、叫屈已经毫无意义,需要的是吸取国外治理工作的好经验,尽可能争取到政府的资金扶持,尽可能做到少花钱办大事,尽可能避免花了钱最终却没有达到期望的治理结果,在国内这种情况也并不少见。

相反,像日本一样,在经济发展相对困难时期,通过政府提供资金补贴的方法,鼓励企业通过设备更新来达到降能、降耗、减少废气排放的做法倒是十分值得借鉴与提倡,更容易受到企业的欢迎。只要设备的能耗与噪音不断下降,只要耗材的有机挥发物排放达标,印刷企业生产过程中的污染物排放量就会减少很多很多。舍本就末无异于事倍功半,反之则是事半功倍。

从企业的角度看,完善相关标准、避免趁火打劫、乘机招商引资,让固废、废水、废气有合规的出路倒是十分关键,决不应出现一边是在强调三废治理,另一边却是为了眼前的利益照开绿灯,给子孙留下后患。

2016年,北京地区的印刷企业向河北转移,上海地区的印刷企业向江浙搬迁的情况已经频频出现,因为紧密相连的两个省市的收费标准大相径庭,孰轻孰重,对成本把控得十分清楚的企业自会做出鉴别与选择,而搬迁也是有成本的,更重要的是企业的搬迁势必带来人员的流动、熟练工人的流失、业务的重组,所谓“让印刷成为荣耀”“印刷是个永不衰败的行业”……最终都应该落实在行动上而不是空有口号。如若能做到搬迁工作结合企业的合理调整,能给企业发展带来新的突破那就最好不过。

原辅材料价格剧涨,影响不容小觑

从第四季度开始,印刷生产所需的原辅材料——纸张、版材都出现了价格剧涨情况。以纸张为例,每吨提价动辄上千,以至有消息称,“原纸1吨猛涨千元,堪比坐火箭,全国73家纸箱厂停单自救”,不敢生产居然成了大气候萧条情况下的又一种奇特景观。版材则因为铝锭的吨价从以往每吨1.1万元升至1.4万元,让版材生产企业难以招架,抗风不涨,版材生产厂缺乏承受能力,无力消化新增成本,反之,随风涨价,又担心市场被硬着头皮不涨价的竞争者夺去,事情就是让人如此无奈。

生产用原辅材料的涨价势必导致印刷企业生产成本的增大,加大了企业的压力与困难,而除了个别经营状况较好又通情达理的客户外,向上游企业转嫁生产成本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向挖潜要利润的工作这几年实际上也已经做得够多,但市场就是无情,最终考验的还是经营者的智慧。

入职员工减少,招工难度增加

这一年,对于印刷企业而言,除了上述四项相对共性的问题外,还有一项就是员工队伍的减少,原因既有企业通过提升设备的自动化程度、甚至是机器换人以降低用工成本的主观动因, 又有对印刷环境污染问题的夸大宣传而不可避免地带来的负面影响,加之印刷企业的员工收入本来就不高。员工流动性增加,对提升企业的产品质量与可持续发展极为不利,无论是行业内的有识之士还是相关的政府部门都有责任还印刷业一个有关有机挥发物排放的事实真相,万勿以讹传讹带来严重后遗症。

总之,相对困难的2016年已经过去,向我们走来的2017年也未必轻松,因为我们正处于一个剧烈变革的时期,历史经验未必管用,顺势发展才是关键。但可以相信,只要行业众志成城,即便有再多的艰难险阻,我们也一定能把事情做得更好,何况不少成功企业已经为我们树立了学习榜

样。

(作者为上海数字印刷行业协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