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谈八】马长茗、杨俊红、张力谈一带一路趋势
浏览数:37 

  即将过去的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在这一年中,印刷行业面临着应对多重困难、适应新常态的种种挑战。2017年即将到来,我们又该如何看待严峻的运营环境,高压的环保政策,以及现实的经营压力?12月6日下午,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组织了“2017趋势谈”,邀请24位企业代表、行业专家分8个版块畅谈书刊印刷、数字印刷、包装印刷、印刷机械、印刷器材、标签印刷、互联网、一带一路未来的发展趋势。让我们于思辨中启动探索的按钮,启迪产业的明天。

马长茗 苏州科斯伍德油墨股份有限公司市场总监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虽说不少市场空间还很大,有的还处于空白,但进入的一个重要前提是,一定做好功课,要对这些国家的政策和风土人情非常了解。


 “一带一路”这一国家战略,对印刷产业来讲有没有机会点,这是我们所关心的。一带一路从西安到敦煌,从东非到西欧,所经过的国家,印刷业的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可以说与中国印刷业的产业结构有很强的互补性。它的到达地——欧洲,则是印刷技术水平较为发达的地区。我总结了一句话:中国印刷业走出去,一路上帮助别人,到达欧洲后则是学习别人,反过来提升自我。

  科斯伍德的“走出去”现状如何?我简单做下介绍。科斯伍德创办于2003年,2011年上市。当时欧洲正受到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借这个机会,我们收购了法国的一家知名油墨公司,庞氏油墨。这个公司至今已有170多年的历史,也是法国唯一一家集生产交易、油墨为一体的大型油墨制造商。因为历史悠久,庞氏油墨在欧洲的知名度很高,拥有较高的品牌价值和优秀的忠诚客户。我们将庞氏油墨定位为研发中心和技术前沿,并把法国的技术带到了中国市场,再对其进行技术转化后用于更广大的普通客户。

  我们的市场也开始涉足“一带一路”国家,如越南、缅甸、印度等东南亚国家。一个深刻的感受是,虽说不少市场空间还很大,有的还处于空白,但一个重要前提是,一定做好功课,要对这些国家的政策和风土人情非常了解。

  走出去,人的问题是最大问题。我们收购法国工厂之后,请了西班牙的职业经理人去管理,让他们之间进行沟通。在整个欧洲,法国的福利制度是最好的。如果是收购之前,法国劳动部可以会帮你解除一部分人,一旦收购完成,是没有办法解雇的,若是解雇还要得养雇员终身。我们当时在劳动法方面没有吃透。最后请了西班牙人来管理这块。所以说,走出去,一定要充分研究当地的政策法规,要吃透。


杨俊红 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走出去,如何解决人的问题?我们的做法是:主要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从中国派过去;注重对当地员工的培养、培训,让他们变成主力。



  运城制版的海外拓展是从2000年左右开始的。截至目前,我们的海外公司分布在东南亚、非洲、欧洲、美洲的28个国家,41家工厂,占集团产值的四分之一,员工的人数也占了四分之一,股东的投资回报接近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海外这些公司对集团的贡献还是比较大。

  早些年的走出去可以说是困难重重,各方面政策控制很严。现在,国家战略鼓励“一带一路”,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对于企业的境外投资,结合我们自身的经验,主要有这么几点建议。

  第一,投资国的政局是否稳定,投资政策能否延续。第二,要充分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尊重当地的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第三,注意用工制度的合法合规。有些国家对外国人发放劳动许可是有限制的。第四,防范金融风险。比如印度,卢比超过1000就作废,俄罗斯卢布近期出现大幅度贬值的迹象。我们和客户签订合同的时候一般是以美元和欧元进行定价,若变动幅度在3%-5%,双方共同消化吸收。第四,要与投资国有关方面签订实施计划、承诺书,从法律层面保护企业,这一点很重要。第五,对市场进行调研时,不单单关注下游情况,也要关注上游,即供应链、产业链是否健全。我们的做法是,基本上都在国内准备好,全部打包一揽子发到国外。

  走出去,如何解决人的问题?我们的做法是,主要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从中国派过去,我们鼓励他们把老婆和孩子带过去,小孩就在当地上学。同时,注重对当地员工的培养、培训,让这些员工变成主力。举个例子,大家可能还有印象,2014年5月13日,在越南发生了对台资、中资企业的打砸抢事件。运城制版在胡志明市的企业也受到了影响。我们没想到是,当厂里的中国人撤离后,第二天越南的干部就把工厂的生产和经营恢复起来,这令我们非常感动。这几年在越南市场,我们的销售增长速度基本保持在百分之二三十左右。有一点需要注意,我在前面也提到了,要关注文化差异,包括风土人情、饮食方式等方方面面,要注重人性化的管理。

  从目前来看,印刷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国内的发展空间也受到一些限制,所以我们也建议有实力、有意愿的企业可以尝试开拓海外市场,寻找新的增长点。我们也愿意力所能及地提供支持。

  运城制版目前正在启动“四化建设”,即智能化、自动化、网络化、信息化,目标是建设“少人工厂”,以此进行升级转型。未来我们也会在数码印刷市场做更多的探索,积极拥抱数码时代。

张力 中国国际商会常务理事


  走出去,一定要对接国家战略,我们可以据此选择友好的、资源互补的国家进入,一旦遇到一些法律问题的时候,从政府层面上是可以解决的。


 “一带一路”提出的政治背景、历史意义及合作方式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重点谈一谈风险防范和对企业的建议。

  风险方面,我大致归纳了以下几点:第一,政治风险。比如政权更迭、战争风险、绑架风险,等等。中国企业的走出去曾在政治风险中遭遇了巨大的教训和损失。不久前,土耳其就发生三名中国工程人员被绑架的事件。企业出于对家属的交代,最终还是交了赎金,其实外交部是希望用外交方式,而不是经济手段去解决。第二,经济风险。像刚才运城制版杨总提到,卢布贬值问题。三一重工在俄罗斯设了一个厂,还没开始卖产品就净亏700万。我们的很多企业在很多国家都遭遇到汇率风险,以及经济形势滑坡的风险。第三,法律风险。一家中国企业在印度市场打拼了七八年,投资协议签了无数个,但没有一个盈利。要知道,字面背后的法律条款往往会造成最后项目上的亏损,即便字面上显示的是盈利。企业最后找来了当地的资深律师。第四,社会风险。比如说我们在印尼建的高铁,工程按照预期快完工了,却不得不停工。因为要有许可证,且要价太高,而沿途所有的土地都是私有的。类似的社会风险在很多项目和国家中都存在。

  此外,还有自然风险、人文风险等。这几年我们一些走向非洲和国外的企业,做了很多与建厂毫不相干的事,比如送足球,送温暖,发糖果,以此赢取当地民心。

  在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上述风险但凡碰到一种,就有可能引起比较严重的后果,在此,也给大家几点建议。一是,一定要对接国家战略,大家不要觉得习大大说的“一带一路”是高高在上的,实则跟我们息息相关。我们可以据此选择友好的、资源互补的国家进入,一旦遇到一些法律问题的时候,从政府层面上是可以解决的。“一带一路”签署了三十几个重点国家和地区,可以试着在这些国家和地区里找你的市场。

  二是,要了解国家有关政策。比如,中巴经济走廊和中缅经济走廊,都设有项目库和项目清单,只要列进去就有补贴,甚至资金支持。并不是只有大型企业才有机会,中小企业也可以进入。所以建议大家一定要去了解国家有关政策,哪个部委牵头,什么样的行业和产业可以得到补贴或支持。尽量让你的项目写进去。

  三是,要完善自身的经营配套。杨总刚才也提到了。除了关注市场和客户,还要关注你的上游和资源,了解“保障系统”是否到位。

  四是,人才。在人才本土化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当一些矛盾冲突出现的时候,本土的人才能否忠诚和服务于你的企业。当国家利益与企业利益交织在一起时,人才的价值取向和对企业的忠诚程度,可能会对企业产生重大的影响。

  希望更多的印刷行业企业向这两家优秀企业一样,大胆地走出去,用实际行动践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让企业获得更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