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谈五】梁彦民、邱克家、李建军谈2017印刷器材趋势
浏览数:31 

  即将过去的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在这一年中,印刷行业面临着应对多重困难、适应新常态的种种挑战。2017年即将到来,我们又该如何看待严峻的运营环境,高压的环保政策,以及现实的经营压力?12月6日下午,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组织了“2017趋势谈”,邀请24位企业代表、行业专家分8个版块畅谈书刊印刷、数字印刷、包装印刷、印刷机械、印刷器材、标签印刷、互联网、一带一路未来的发展趋势。让我们于思辨中启动探索的按钮,启迪产业的明天。

梁彦民(承德天成印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两点建议:第一,行业有关机构应该多向企业提供一些“定位精准”的政策指导,哪些生产方式,哪些环保材料的应用和开发可以得到支持,让企业心里有数。第二,推动产业链企业之间的合作,扭转目前“被动”环保局面。

  当前重复建设、产能过剩、环境污染,已经成为制约版材业健康发展的瓶颈问题。为印刷企业提供环保、清洁、成本低廉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也是我们在2017年的发展重点。大致介绍天成已经开展的一些工作。我们有幸成为中科院化学合作伙伴,引入了纳米免处理版材技术,建成世界首条免砂目纳米绿色印刷板材示范线,并出口产品到韩国,受到了当地企业和政府的关注与欢迎。

  传统的制版工艺对污染的“贡献”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版材的生产制造过程使用了大量的酸碱溶剂,由此产生了废渣、废气;二是印刷企业在版材的使用过程中即制版环节要进行显影、曝光,这也会导致环境污染。我们的这条生产线采用的是纳米材料直接成像的原理,在版材生产过程中实现免砂目处理,改变传统的化学处理过程,使得版材生产过程及制版环节真正绿色环保,并节约成本,这就解决了制版过程中的污染和资源浪费等问题。希望有机会服务于我们更多的印刷企业。

  我提两点建议:第一,由于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很多印刷企业都被“疏散”到了河北。行业有关机构应该多向企业提供一些“定位精准”的政策指导,比如绿色环保、智能制造,政府主管部门究竟扶持哪些生产方式,哪些环保材料的应用和开发可以得到支持,要让企业能够心里有数。第二,推动产业链企业之间的合作。我们期待用最好的生产方式,扭转目前的“被动”环保局面。但中小企业很难凭一己之力做这件事,希望有关机构能够牵头组建联盟,夯实行业竞争力,推动版材行业朝着绿色、智能的方向发展。也希望未来,龙头企业发挥更大的作用,把版材行业推向更广阔的发展高地。



邱克家(杭华油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有企业从上海迁到安徽,也有的从北京迁到河北,但不管迁到哪儿,总归还是要治理VOC排放的问题。今后,环保标准的要求会更高,可能还会继续提升,这是油墨行业义不容辞的事情,不容回避。


  油墨制造业是个非常传统的行业,2014年左右开始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作为印刷行业的服务者,如何在1万多亿的印刷市场中,把不到200亿的油墨市场做好做精做环保,是我们的任务。

 2015年整个油墨行业的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坦白说,很多原材料价格是处于较低位的。大家可能还有印象,去年,行业预测的涨价,虽然没有在上半年来到,但是到年底还是出现了。今年也是如此,油墨行业原材料的涨价尽管较我们原先的预测有所推迟,但还是出现了。这是油墨行业与印刷行业遇到的共同挑战。

  关于标准的问题,我想简单谈一谈。从2017年开始,油墨行业开始执行新的标准,在原来基础上有了进一步提升。综合来看,中国的油墨标准在某种程度上是超过日本的,尤其在卫生要求、环保要求方面。假如他们是30ppm,我们就是10 ppm。所以一方面,我们在性能方面的要求也许有点过度,但站在整个行业发展的角度,我们必须通过自我努力,实现这些提升。对杭华油墨来说,今后的发力点还是在产品方面,要继续加强产品研发,让客户的使用体验更好。另一方面,今后,环保标准的要求会更高,可能还会继续提升。这是油墨行业义不容辞的事情,不容回避。

  油墨主要可分为三大类,这三类占比达90%。一类是书刊企业大量使用的普通胶印油墨,从挥发性来看,我们测出来的数据比较低,大概1%左右。一类是UV油墨,挥发性更低,数值在0.5%以下,基本能做到全部固化,非常环保。一类是溶剂型油墨,挥发性很强,问题也最大。这类油墨大量应用于软包装行业,挥发性问题非常严重。据我们了解的情况,有企业从上海迁到安徽,也有的从北京迁到河北,但不管迁到哪儿,总归还是要治理这个挥发性的问题。从我个人掌握的情况,目前主要是两种治理方法:一种是浓缩后加以燃烧处理,一种是采用单一溶剂加以回收再利用,最大程度减少挥发。VOC治理是整个产业链遇到的问题,需要油墨企业、设备企业、印刷企业共同面对。


李建军(中国印工协VOCs治理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专家)


 2017年要开始发排污许可证,先从造纸行业开始,2018年、2019年可能就会发到印刷行业。排污许可证就是企业污染物排放的行政许可,上面注明了你可以排放什么、排放多少、排放方式,等等,其效用就跟户口本一样,“户口本”里没写的就不能去做。

谈到印刷器材行业的发展趋势,放在第一位的就是绿色化,其具体内容即VOC的综合治理。这是一项势在必行的硬任务,或者说首要任务。如果说2016年我们感觉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尤其是环保压力,那么在2017年,这个压力还将加剧,很可能史无前例,一定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VOC治理能不能到位,能不能真正做到达标排放,关及包装印刷企业盛衰兴亡,绝不能忽视。我认为国家目前对VOC的管控已经初步形成了体系,随着相关举措的逐步发力,印刷及设备器材行业将受到极其重大的影响,对此要有充分认识。我简要谈五点看法。

第一,法律法规。两部重要的法律(《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已经进行了修订,明确规定,VOC排放必须有治理措施,否则就是违法。目前虽说还没有实施到位,但一旦真正到位,影响面之大可想而知。前些天我到河北保定,让我讲讲情况,我很坦率地说,河北省大部分企业都违反了这两部法。法律先行了,我们还没有跟上。

  第二,排放标准。应该说,现在出台的排放标准还没有严格实施,我们现有的治理技术很难达到这个标准,怎么办?需要我们认真研究。要知道,我们国家的标准比欧美的还严格。

  第三,排污收费。17个省市已经出台了收费标准,其中北京市的排污费计算标准跟国家三部委文件是不一样的,标准更高。这份收费标准给北京市的印刷行业带来的冲击太大了。中午我问一家企业老总交了多少费,老总回答,交了100多万,而治理花了300多万。现在北京很多企业,特别是塑料印刷厂几乎都关了,没办法做下去。此外,国家层面还会有总量控制(环保部、国务院已经发文)。2017年要开始发排污许可证,先从造纸行业开始,2018年、2019年可能就会发到印刷行业。排污许可证就是企业污染物排放的行政许可,上面注明了你可以排放什么、排放多少、排放方式,等等,其效用就跟户口本一样,“户口本”里没写的就不能去做。所以,我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治理VOC,而且必须要达标。

  第四,如何治理。我认为要标本兼治,全过程控制。源头控制、末端治理,重在源头,即油墨,低VOC排放的油墨、水性油墨、无溶剂的组合是一定要做的。现在无溶剂组合在塑料包装行业其实已经成熟了,如果大面积推广,排放总量将减少30%,如果水性油墨再进行推广,按照目前的情况,我认为可以减少20%多,这两项措施采取之后,应该可以达到50%左右的减排量。不是我们做不到,而是我们没有做。还有末端治理,只要我们下定决心研究,是一定可以做到的,关键是要下工夫。

  第五,休戚相关。未来,器材和设备厂商,与印刷企业的合作关系会加强,或者说休戚相关,荣辱与共。油墨决定着“源头控制”,设备决定着“末端治理”,一定要无缝衔接。绿色发展意味着产业链上各方要携起手来,共同绿色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