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堡:打响未来之战
作者:李 君浏览数:61 

  行业大佬的身份注定要肩负起一份厚重的责任与期待。6月8日,胶印机制造界领军企业海德堡发布财报,以创新高的销售额、可观的订单价值和税后净利润,完美收官2015/2016财年。据年报披露:在2015/2016财年,海德堡的销售额达25.12亿欧元,较上年增长7.6%;税后净利润2800万欧元(上年-7200万欧元);订单总价值24.92亿欧元(上年24.34亿欧元)。这样的成绩无疑提振了整体低迷的印机制造领域的士气,就连甚少在媒体前露面、一向低调的海德堡首席执行官林巴赫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高调了一回,以“战略调整正带来喜人的效果,通过投资开展数码印刷业务并加大服务力度,我们希望在将来实现进一步增长”的一番话,为海德堡交上的这份成绩单“盖棺定论”。

  看似轻松的话语隐含的却是,在缓慢爬坡的全球经济、整体低迷的印刷市场的大环境下,制造业企业“重回增长轨道”的不易,要知道海德堡为此付出了整整4年的努力。在drupa 2016期间,我们对海德堡全球及中国区高层的专访,或可有助于读者品读这一个个数字背后已经、正在和即将发生的故事。

海德堡全球:数码时代,集成是要义

  到达位于杜塞尔多夫展馆1号馆的海德堡展位时,已是当地时间下午4点。虽然临近6点的闭馆时间,但依然人头攒动,让我们恍惚产生了时间在这里停滞的错觉——眼前,伫立的身影、暂歇的脚步、问询的声音、求索的目光,刹那间让我们豪情顿生,那是一种身为印刷人的自豪。

  在充满律动的海德堡之歌《Color for you》的歌声相和下,首次亮相全球的蓝绿黄三色混搭全新logo将百年老店装扮得时尚靓丽、青春洋溢。一改昔日深蓝底色的厚重,一个年轻活力的海德堡形象走入人心。一般来说,企业logo的变化往往关联其发展战略的调整,读懂logo,便秒懂一家企业。由此及彼,素来“矜持”的海德堡此举不由得令人浮想联翩:换装寓意何为?

  不得不说,人气很旺,老板很忙,我们与两位海德堡董事的约访时间已经精确到分。在展位一角的会议室里,没有过多寒暄,我们开始了与设备部负责人彭帝峰,服务部和印刷材料部负责人哈罗德·韦墨的对话,一旁“作陪”的则是“资深翻译”亦是媒体团老熟人,海德堡中国有限公司产品总监夏靖。说来也巧,两位董事的负责业务板块正是新logo所指向的三大领域:设备、耗材、服务。

  事实上,新logo的推出并非意味胶印机大佬的战略调整序幕刚刚开启,如果一定要罗列一个时间点,可能要追溯到四年之前。这一年,海德堡与理光的合作成果初显——推出Versafire数码印刷系统,这一步也让海德堡重新跨入阔别经年的数码领域。而推动海德堡做出这一决定的那只手正是“市场和客户需求”。

倾听

  要清楚真正的数码时代是什么?不然就会被表象牵着鼻子走。彭帝峰说,通过大量“倾听”来自市场和客户的声音,海德堡剥茧抽丝,得出结论——数码印刷只是方式,数字化印刷才是关键,通过数字化技术进行集成,这便是数码时代的“内涵”。换言之,在数码时代,机器仅是生产工具,集成变成重要主题。对于工业4.0、数字化印刷、数码印刷三者间的关联,彭帝峰分享了海德堡的感悟:一个是在数字化流程的平台上,实现各种作业单体的互联;一个是借助数字技术控制生产流程;另一个则指个体,通过机器互联优化效率。“未来的印刷行业将是基于数字化技术的智能型产业。我们并不纠结于胶印还是数码,而是在意倾听,根据客户、印刷品买家的需求提供解决方案。”

  在海德堡看来,“智能化”是让“按需供应解决方案”战略落地的关键词,其支柱有三:智能生产、智能服务和智能协作。打开视野的海德堡谋定而动,本届drupa上所展示的正是其初体验的成果。这三个高大上名词怎样对接海德堡产品架构?且听两位负责人徐徐道来……

  关于智能生产。海德堡提供既适合单张纸胶印又适合数码印刷的集成系统,并贯穿从印前、印刷到印后的整个生产过程,其中,印通工作流程作用重大,它是打造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印刷厂的核心,不但可以优化印刷企业的生产流程,提高管理效率,还有助于企业设备综合效率最优化。

  关于智能服务。海德堡既有全球最大的客户群和设备安装数据,又有远程服务和网络连接的基础,基于此,可以为客户提供包括在线服务、技术支持、个性化定制服务等在内的智能服务系列产品,有效预防生产故障并提高生产效率。

关于智能协作。一方面,印刷企业可借助海德堡构建的数字化平台交流共享设备运行状态、实时数据、效率水平等信息,以挖掘潜力、把握发展方向;另一方面,企业可享受电子商务便利,及时获得印刷材料、软件、咨询等服务。

  或许我们可用“三纵三横”来形容海德堡三大业务板块与三大智能化支柱的关系。前者,设备、耗材、服务为三纵,后者,智能生产、智能服务和智能协作为三横,纵向深入与横向拓展交融相会,如此“纵横捭阖”的布局大大推进了海德堡数字化平台建设的步伐,将海德堡推向数码时代的快车道。

发力

  在drupa的炫技大舞台上,全力拥抱数码时代的海德堡以Simply Smart为题,一举推出了多项革命性技术及创新工艺,领袖风范淋漓彰显。以首次亮相的数码新品Primefire 106为例,其在速霸 XL 106 平台之上成就了由海德堡与富士胶片联袂开发的“世界首款为工业印刷研发的 B1 幅面多色喷墨印刷系统”,大胆创新了数码印刷工艺,堪称一款革命性产品。而其开发初衷正源于对客户和市场的倾听,“活件印量逐渐减少,种类却日趋丰富,是印刷业正在经历的一大变革。客户既希望新设备具有更强的生产灵活性,又希望新设备拥有和海德堡单张纸胶印机一样出众的表现,尤其是在设备利用率、生产可靠性和机械的结实耐用方面,同时还要稳定融入客户现有的流程。”据彭帝峰透露,该系统上市之初主要用于包装印刷,其后将借助XL 106 平台的设备配置选项优势,为客户拓展更加灵活的商业模式。谈及数码产品规划,他亦信心十足,随着更多新产品的推出,以及市场占有率的提升,数字印刷系统在设备板块占据的份额有望从目前的10%逐步增至30%。

  而服务、耗材作为“新兴”板块同样表现不俗。“2015/2016财年,技术服务和耗材销售的产值已经占据集团销售额的四成。”哈罗德·韦墨介绍道。他表示,一年前,海德堡全资收购印刷技术服务商荷兰公司PSG,其所覆盖的比利时、希腊、意大利、荷兰市场得以并入,这项投资迅速提升了海德堡的服务能力并带来不错收益。与此同时,海德堡还收购了两家生产涂布材料和润版液、洗车水产品的企业,由此涉足耗材生产环节;陆续在27个国家上线海德堡电子商务平台,计划今年上线第28个。海德堡在“新兴”板块开疆拓土目的只为一个:供应经过赛飞扬认证、符合高标准环保要求的耗材产品,为客户解决后顾之忧。“出于对环保的重视,不少印刷企业,尤其北美、欧洲地区企业愿意为此买单”,据悉,上一财年海德堡“新兴”板块业务销售额增长很快,与之不无关联。

  四年布局,海德堡盘活了名为“数码时代胶印机制造商出路”的大棋局,无论是海德堡自身的业绩表现,还是林巴赫在财报中所总结的“广大客户在drupa展会上表现出的极大兴趣证明了我们战略的正确性”,无不从市场和客户角度验证了海德堡突围的成功。现在他们要用行动来回答一个问题:印刷的未来会怎样?

海德堡中国:为未来做准备

  对话海德堡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黄连光,是在威斯洛赫总装厂——海德堡本届drupa展会分会场,从主会场赶过来的他一直在接待来自中国的客户,尽管声音略显疲惫,却依然神采奕奕。他热心地向我们解释分会场设置的由来:海德堡的产品线非常丰富,想要展示的技术也太多,这些不可能一一进到drupa展位,于是产生了将分会场设在总装厂的想法,再之后便出现了每日访客数百人的盛大场面。

  如果说主会场的展示围绕印刷的未来,分会场的任务则是诠释“胶印仍然是主流”。在威斯洛赫总装厂两天的走访,足以让我们对这个“世界最大的胶印机生产基地”印象深刻:丰富系统的产品线展示、大幅面设备的惊艳登场、创新工艺的密集呈现、工作流程的全面智能,犹如一部生动的胶印技术教科书。(相关报道见后文“随行笔记”)

“近期与客户交流,大家都在关注如何把工业4.0真正落实到印刷工业”,黄连光直言,这是一个困惑已久仔细想想又很振奋的话题。解题的钥匙其实在于智能化。“正如汽车有自动导航功能,可以无人驾驶,未来,印刷也能实现。从Push to Start 到Push to Stop,让印刷简单化——这是海德堡以‘Simply Smart’为题想要传达的理念。”在他看来,智能化之于中国印刷企业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甚至有可能要比很多国家更快”。以海德堡数字印刷产品在中国市场的推广为例,到目前为止,Versafire CV的装机量已达30台(数据为海德堡中国印前及数码印刷总经理侯建彤在媒体专访中所补充),成绩“超出了预期”。“数码与传统结合,色彩往往成为瓶颈。而色彩管理正是海德堡的优势和强项”,这或许解释了海德堡数字印刷产品为什么可以“大卖”。可能正因为有此经历,黄连光和海德堡中国团队才能底气十足地做出前述智能化差距的判断。

 “数字印刷的技术更新太快,客户往往无从下手,不知道买什么样的设备合适”,黄连光指出。而海德堡一贯的设计理念却是,客户只需关注在机器里面做提升,而不用担心整套设备被淘汰。因此,数码新秀Primefire 106样机在drupa上甫一亮相便引发注目,现场收到了很多咨询,有客户当场就表示愿意成为“试吃螃蟹”的第一人,其中不乏中国企业(编者注:在访谈结束后数日,海德堡公布了中国首家用户,即深圳贤俊龙彩印)。黄连光对此深感自豪——自豪于客户对海德堡品质的高度信任,也自豪于中国企业的实力与胆识。

  如果将数码和胶印比作海德堡印刷解决方案的“左右手”,那么两只手的协作如何展开,怎样回避冲突?带着这一疑问,我们请教了黄连光及数位中国区高管,他们认为两者并不矛盾:客户所面对的挑战,是能不能低成本、高效率地完成各种印量的活件,海德堡的销售团队会建议客户基于自身需求和业务结构选择最合适的生产方式。以“一母所出”的速霸XL 106-7+L和Primefire 106为例,若客户追求的是大批量、高速精益生产,XL 106-7+L当仁不让;若客户希望提供增值服务或增加创意元素,大可试试Primefire 106。“一定要想清楚企业的市场定位和产品战略,不要陷入计算盈亏平衡点的误区。”海德堡中国印前及数码产品负责人侯建彤的观点颇有代表性:人们之所以强调胶印和数码需要融合,是因为它们之前被人为地划分成了不同的印刷方式。“这十多二十年来,海德堡持续在流程建设方面投入,可以帮助客户将数据信息通过中央数据库对接到不同平台,而不是局限于某种印刷方式。”

  访谈中,黄连光同我们交流了导致数字印刷在中国发展缓慢的主要影响因素。影响之一,中国市场的可变数据应用太少,主攻的短版(500~1000份)业务又与合版重叠,相形之下,数码印刷成本太高,这也造成了相当一部分开展数码印刷业务的企业没有钱赚。印刷加工是复制,而可变数据关乎创意与文化。影响之二,数码印刷设备市场百花齐放,耗材却无法通用,由于不能规模化,使用成本就会居高不下。前些年的CTP版材市场也曾经历类似情形。

  事实上,Simply Smart理念的提出也为海德堡中国今后的工作开展设定了重点和方向:

  第一,推进大数据建设,提升与国内客户的网络连接覆盖面。目前,全球已有上万台设备接入“海德堡云”即中央数据库,客户可以经由移动互联或网络看到各类数据解析,了解与同类企业差距的同时,发现适合自身的运营模式和投资建议。

  第二,加强内外培训。青浦PMC承担着培训的重任。对内,要让员工充分了解海德堡可以做什么;对外,要让客户知道为什么,好处在哪里。黄连光提醒我们不要忽视海德堡新logo中,除(浅)蓝绿黄三色之外的深蓝色,它代表了海德堡员工,“无论设备、耗材,还是服务,都离不开具备专业素养的人才来推动”。中国印刷市场有自己的特点和存在的问题,比如目前仍以量为主,对设备的功能和特性需求比较多,又如环保问题,是当下中国企业亟待度过的难关。这些都需要专业团队的专业化引导。

  适应眼前并不难,难的是为未来做准备。“企业经营者一定要跳出传统思维的桎梏,看到十年乃至三十年后的需求,看到未来的竞争。很多时候,颠覆自己其实是最难的事。”黄连光不无感慨道。

  对身为制造商的海德堡来说,这场面向未来的战役已经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