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1日 草地篇 轮值主编语
浏览数:2 

  有文字记叙当年的情形:远远望去,像一片灰绿色的海洋,不见山丘,不见林木,没有村舍,没有道路,东西南北,茫茫无际。草甸之下,积水淤黑,腐草堆积,泥泞不堪,浅处齐膝,深处没顶。稍有不慎,就会陷入泥潭,甚至遭遇灭顶之灾。面对恶劣的自然条件,变化无常的气候,深入“死亡之海”腹地的红军一面忍饥挨饿,“麦粒一颗颗数着吃,麦粉一把把省着吃”,一面艰难跋涉。在三次穿越大草地的途中,许多红军战士因饥饿、寒冷、伤病牺牲在草海、泥潭和沼泽中。这段历程也被称为“长征中最为艰难的时期”。

  位于红军过草地中心地带的日干乔湿地,沼泽面积约12万公顷,平均海拔3441米。在这块湿地上,我们见到了高高耸立的红军过草地纪念碑,上面记录了1936年7月底,红二、红四方面军左路纵队从阿坝出发经红原度过嘎曲,征服泽国草地的艰难历程。

  险恶的川西北湿地草原(今阿坝州境内,时称“松潘草地”)考验着红军的意志力与体力,继翻越雪山后,这支顽强的队伍再次挑战生存的极限。据资料介绍,红军过草地有三难和三怕:行路难、缺粮难、御寒宿营难;怕掉队,怕中毒生病,怕踏进泥沼。然而即便条件如此艰难,广大红军战士依然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前仆后继,义无反顾地向着既定目标前进。在艰苦的草地行军中,无论干部战士、年老年少,都以坚忍不拔的毅力,团结互助的友爱,乐观主义精神,同困难做着顽强的搏斗,最终他们走出了茫茫草地。

  在这段艰苦的岁月里,草原的广大牧民群众救助、收留了众多红军伤病、掉队和失散的人员,为红军过草地、越沼泽引路当向导,把自己家维持生计的青稞和牦牛支援红军,为红军队伍保存了革命力量。1960年7月,为纪念红军长征经过草原及川西北人民在中国革命危难关头所作出的贡献,经国务院批准建立红原县,周恩来总理题词“红军长征走过的大草原”。

  面对毫不留情的生与死考验,红军战士以坚定的革命理想信念为精神支撑,获得了灵与肉的升华。正如碑文所言:“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种深刻的悲剧意味:播种,但不参加收获。这就是民族脊梁。他们历尽苦难,我们获得辉煌。”那么,他们的执着与坚定对于今天的我们又有着怎样的启示?

轮值主编 《印刷工业》杂志总编 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