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问是什么力量支撑着红军战士走出这片“死亡之海”?在那个年代既不可能升官也不可能发财,完全凭借的是精神和信仰。——必胜印刷网主编 袁宇霞
浏览数:1 

 “追寻红色印刷足迹”媒体寻访团这两天在广袤的四川大地上飞奔驰骋, 用现代的方式体验红军曾经走过的长征路。四川境内,高山一座连着一座,水系密布波涛汹涌,高原草原人迹罕至,这里曾是长征期间红军滞留时间最长,环境最艰险,战斗最卓绝,也是牺牲最大的地方。

  为了赶路,清晨天还蒙蒙亮,寻访团便从马尔康出发,直奔红原草地出发。9月初的马尔康清晨,气温已很低,团员们将所有御寒的衣服裹在身上,仍感瑟瑟发抖。穿过4300米的查真梁子-黄河长江的分水岭,便进入到高山草原环境当中,视野顿觉开朗起来,耸立的高山被连绵起伏的低矮丘陵代替,植被也变成草地和矮灌木形态。继续前行便到了红原草原,周恩来总理因“红军走过的草原”而为此地命名,湛蓝天空下宽阔的草原连接天际,色彩层次变更,牦牛和牧马悠闲地觅食,曲折的水流映衬着白云,空气干净清甜,美轮美奂。红原目前是阿坝州内唯一以藏族聚居为主的纯牧业县,当年红军走过这片草地和藻泽地的时候,牧民通过牦牛为红军运送物资和伤病员。

  我们一路追寻着红军的足迹来到瓦切日干乔大沼泽,“红军过草地纪念碑”便树立在这里。再一次难以想象,这里沼泽、泥潭密布,天气变化无常,时而暴雨倾盆、时而狂风冰雹、入夜寒流彻骨,就是在这里中国红军与大自然展开殊死搏斗,三三两两挤在一起取暖,挖野菜、煮皮带、喝凉水,想尽一切办法冲击,茫茫草原残酷无情,夺取了大批红军战士的生命,谱写了一首悲壮的历史史诗。

  如果要问是什么力量支撑着红军战士走出这片“死亡之海”?在那个年代既不可能升官也不可能发财,完全凭借的是精神和信仰。任弼时所在的红四方面军曾三过草地,一天一位小战士问任弼时:“首长,将来会是什么样子?”“人人都生活得很幸福,不缺衣少食。”“那能实现吗?”“肯定能。”在我们开创任何一项事业的时候,如果能有这样的坚定信念和远大的追求,那眼下的各种苦还算什么?还有什么事业不能成功呢?

必胜印刷网主编 袁宇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