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 懋功会师篇 轮值主编语
浏览数:5 

  今天一大早,“追寻红色印刷足迹”媒体寻访团便从丹巴驱车上路,途径懋功红军会师纪念地、红军懋功会议旧址、猛固桥遗址、红军长征两河口会议纪念馆,并翻越海拔4114米的梦笔山,辗转来到马尔康红军长征纪念馆。路途遥远,虽几经波折,但路上的所见所闻,无不让我们感叹当年红军长征之曲折、艰辛。

 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成功翻越终年积雪、人迹罕至的夹金山,到达懋功县城(今小金)东南的达维镇,受到红四方面军的夹道欢迎,红一、红四方面军得以成功会师。然而一个问题是,会师之前,中央红军的战略方针一直是随着敌我形势变化不断调整的,会师之后,为统一战略方针、确定战略行动,1935年6月26-28日,中央红军召开两河口会议,统一了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战略方针。战略方针确定后,中央红军继续长征,并翻越梦笔山,进入马尔康地区。马尔康乃少数民族聚居区,为确定红军在民族地区革命的方针政策,7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又在卓克基吐司官寨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

  现在遥想这段历史,既有成功会师、手足相亲的喜悦,又充满着对未来道路的迷茫。当年的红军是如何在前路未明的情况下确定正确的路线方针的?又是如何在少数民族聚居区实现民族融合的?于迷雾中找清方向,这对当代印刷企业又有哪些启示和借鉴?

《印刷经理人》杂志编辑 刘荣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