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前印刷整体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印刷企业是否也应该学习“牦牛革命”的精神,抱团取暖,共度时艰?——《印刷经理人》杂志编辑 刘荣珍
浏览数:2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时代的潮流汹涌澎湃。来到懋功红军会师纪念地,仿佛感到时间的指针拨回了1935年6月12日,眼前出现经过千辛万苦翻越雪山的红一、红四军成功会师时的激动场景。在一直遭受敌军围追堵截、风餐露宿的背景下,红一、红四军的成功会师无疑给挫折中的红军以巨大的鼓舞。对于懋功会师,毛泽东在1935年6月14日的会师联欢会上这样评价道:“这次会师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是红军战斗史上的重要一页,是中华苏维埃有足够战胜国民党反动政府和完成北上抗日任务的力量表现。”朱德也说:“我们红军是打不垮、摧不烂的队伍,是劳动人民求解放的队伍……敌人的围追堵截没能消灭我们,我们却消灭了大量的敌人。战斗中虽然有一些伤亡,但我们却锻炼得更加坚强,扩大了革命影响,沿途撒下了革命的种子。”

  革命的种子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也生根发芽。1935年9月红军南下,曾留一个团的兵力在马尔康筹粮,该地藏族人民在生活困难、粮食紧缺的情况下,节衣缩食、忍饥挨饿,据资料显示,其支持红军的粮食至少300多万斤,牲畜万余头,其他物资更是不计其数。难怪毛泽东后来讲,“在中国革命的危机关头,是他们(马尔康少数民族)帮助了我们,在那里我们是犯了纪律,把老百姓的牛羊杀来吃了和把他们地里的粮食给收割了,他们没有计较,还把家里所有的吃的供给我们过雪山草地用。所以我曾经讲过,中国革命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牦牛革命’。”

  在红军最困难的时刻,川西北地区的藏族、羌族、回族、汉各族人民,以无私无畏的牺牲奉献精神,大力支持红军和积极开展抗日反蒋斗争,这种精神即便在现在看来也是如此难能可贵。在当前印刷整体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印刷企业是否也应该学习“牦牛革命”的精神,抱团取暖,共度时艰?

《印刷经理人》杂志编辑 刘荣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