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是一种战略转移,是红军在危机关头的自我拯救。于我们更深入的启示是,要在进与退,取与舍间布下最有利的局面,关键在于因势而动,应时而动。——《印刷工业》杂志总编李君
浏览数:6 

  横过眼前的于都河(贡水)静静流淌,如果不是纪念碑的指引,你很难将这个安静的河面与82年前8万6千名红军过渡口、老百姓十里相送的壮观场面联系到一起。当年的中央红军正是从这里的8个主要渡口集结出发,悄无声息地渡河而去,从这里,中央红军告别苏区根据地,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长征是一种战略转移,是红军面对生死存亡关头的自我拯救。当生存环境恶化,敌我力量悬殊,各种不利步步紧逼,是不管不顾硬挺到底,还是冲出重围寻找生机?所幸当时的领导层达成了战略转移的一致意见。因为这个明智之举,红军的自我拯救顺利走出了第一步,也才有了后来发展壮大的可能。

  不禁联想当下。移动互联时代让产业变化的节奏加快,不确定因素增多,对企业来讲,唯一不变的或许就是变。企业基于长远发展、打造核心竞争力的考虑,其发展战略随时面临调整和转移的可能,如服务对象需要调整,市场区域需要转移,经营领域需要改变,等等。这其实要求置身于变化中的企业既要敢于做加法,也要甘于做减法,在进与退,取与舍间布下最有利的局面,而关键就在于因势而动,应时而动。

  在于都的长征出发纪念馆现场,我们了解到一个细节,红军从于都出发时带上了沉重的印刷设备,我想,一方面可能是出于重视宣传的考虑,一方面也可能跟对前路的艰辛与困难预期不足有关,用搬家的心态来准备,自然会把有价值的重要家当都力所能及地带上。没能在一开始就轻装前进引发了很多后续的问题,但换个角度来看,或也充分说明了印刷的重要性。只要条件允许,哪怕有一线可能,都要带上这些沉重的大块头。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纪念馆里还意外发现了一份参加长征的女红军战士名单,粗略数了数大概有30来位。想想万里长征路的艰辛,“女神们”的勇敢着实让我们膜拜!

《印刷工业》杂志总编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