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所好比是制造“精神炮弹”的兵工厂,“精神炮弹”播撒下无数的火种,终使中国革命形成燎原之势。——《印刷工业》杂志总编李君
浏览数:13 

  关于前面提到的三个话题,我谈一点粗浅的思考:

  第一,中央苏区重视印刷,我认为跟苏区领导高度重视宣传工作有关。《古田会议决议》曾明确指出“红军的宣传工作是红军第一个重大任务。”为了传播革命理想,广撒革命火种,大量的革命书籍、报刊、宣传单等印刷品成为重要的宣传阵地,鼓舞苏区军民英勇斗争。有资料介绍,当时苏区报刊的重要社论,大都由苏区领导人及各有关部门负责人亲自撰写,这便使党和苏维埃政府的声音及各项方针政策能够更准确及时地传达到群众中去,更有号召力和权威性。

  受制于当时的条件——军事围剿及经济封锁,中央苏区的印刷设备大多简陋、粗糙,就像我们今天在中央印刷厂旧址中见到的,但正是利用这些简陋的铅印、石印及油印等设备,中央苏区先后出版了数百种报纸刊物,乃至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纸币、硬币的生产。

毛主席曾说,“我们的革命宣传好比是向敌人发射的精神炮弹,印刷所好比是制造这种精神炮弹的兵工厂”。正是因为印刷所制造的“精神炮弹”,播撒下无数的火种,中国革命才得以形成燎原之势。

  第二,建立根据地,不仅有利于红军的生存和发展,也有利于推动全国革命走向高潮。尤其中央苏区作为中央革命根据地,可以说对于各地区的红军游击战争开展及革命根据地的建设有着强大的示范效应和引领作用。产业集群则因集群里的企业在战略上结成联盟、在战术上抱团发展,而释放出强大的辐射力和成长力。从产生的效果来看,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处。就印刷的产业集群而言,个人认为,从“身份”上或可分为两类,带有“官方”色彩如一些印刷主题园区,以及自发形成且为外界认可的印刷“专业镇”,如温州龙港、中山小榄、河北雄县等等,它们是中国印刷工业成长历程的重要见证人与亲历者,在中国印刷工业的发展史上留下了特色鲜明的印记。

  第三,安逸的环境造不出时代的伟人和伟大的军队,苏区领导人和红军在反围剿时期的遭遇正是一个生动的注脚。我认为,无论于个人还是团队而言,都是成熟在逆境,醒悟在绝境。逆境是试金石,通过试金历练队伍,战斗力得到大幅提升,进而成为强者。挫折是把双刃剑,可以磨练队伍意志,激发队伍潜能。面对逆境和挫折,我们应该保持这样的心态:坚韧不拔、百折不挠。


《印刷工业》杂志总编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