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未来 纵横谈(二)
浏览数:76 

   “十三五”开局之年,印刷行业面临着应对多重困难、适应新常态的种种挑战。从大而言,并不乐观的市场环境、不断增加的成本支出、越加严苛的环保政策等,已成为企业无法逃避的压力所在;从小而言,用工问题、管理提升、转型升级等,亦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迷茫点。基于此,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组织了“走向未来 纵横谈”高端论坛,16位副理事长以自己之企业及行业经验为基点,畅谈其关于市场、关于创新、关于未来的诠释,希冀共同探讨印刷行业未来发展之路。


互联网的发展很快,在印刷器材领域,就已经有近十家相关的电商平台。其均投入较大,但在我看来,若想真正达到较好的盈利效果,恐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大家常说印刷业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确实如此,当下,印刷业恰和国民经济一同步入了一个增速放缓、结构调整的阶段,而印刷业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当然,挑战中也蕴含着一些新的机遇。身处印刷器材行业的乐凯华光,近几年的生产经营亦面临了很大的压力,首当其冲的就是盈利水平的大幅下降。于是,为了应对目前的现状,我们围绕结构调整和转型两大主题着手开展了多项工作。

在结构调整方面,我们主要做了以下三方面的工作。第一,介入数字印刷领域。曾经,我们认为数字印刷只是传统印刷的一个互补方式,但现在看来其并非那么简单。我们以数字喷墨材料为对象开展了一些研究推广工作,目前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第二,围绕包装印刷,开发了耐高温UV油墨的版材,包括后续的一些产品。因为就目前的国内市场而言,包装印刷正在逐步替代商业印刷。第三,不断推出新的绿色环保产品。绿色印刷要从源头做起,但目前国内的印刷器材行业对环保型新材料、新产品的研发投入力度并不够,产品水平与国外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比如低化学处理版材。
在转型方面,我们的主要动作就是跨界,这是突破困局必须要走的一条路。目前,公司业务主要有五大板块,即印刷胶印版材、柔印、POD、印刷电子材料和其他活性材料。其中印刷电子材料板块是主要攻克领域,而我们也已经开发了一款纳米胶片,目前正在推广中。
对于印刷行业、企业而言,迷茫期是否已经过去,还要存在多久,尚不能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身处于这个行业的企业,要顺着未来的发展方向稳中求变。
首先,乐凯华光会高度配合协会及印刷器材分会做一些促进行业发展的工作,其中重点之一就是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当下,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有一些企业甚至在以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卖产品,并将这样的行为带到了国际版材市场,因此就导致了在有些国家出现了针对我们的反倾销事件,这对行业及企业的发展都是相当不利的。其次,积极调整国外开发市场的策略。再者,关注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结合发展的商业模式。互联网的发展很快,在印刷器材领域,就已经有近十家相关的电商平台。其均投入较大,但就我观察,若想真正达到较好的盈利效果,恐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说,在新的竞争模式下,创新的经营模式如何同传统模式进行结合,还有待观望,乐凯华光也会进一步关注这种模式未来的发展。
1997年,上海新星开始致力于橡皮布的研发生产,并于2009年放弃本已做得不错的制版设备,决定集中力量专心做好橡皮布,经过几年努力终推出了5000型高速气垫橡皮布,公司效益也逐年攀升,预计今年上半年,利润即可达800余万元。
在每个企业,可能一直都会存在两个问题,即企业当前要干什么和接下来要干什么。
前几年,上海新星遇到了关乎发展的三个问题,一是产量问题,生产能力不足;二是环保问题,橡皮布生产过程中会产生甲苯;三是品种问题,公司原来生产的橡皮布都是为书刊印刷服务的,但近些年行业发展有所偏差,书刊印刷渐呈下滑趋势,包装印刷发展较快。正是因为知道了问题所在,所以我们当时即确定了要做什么。首先,进行扩产,公司在江苏购置了54亩地,新建橡皮布厂。如今该厂已经正式投入生产,今年下半年即可看到生产效果。其次,积极开展绿色生产,主要做了三件事:1. 投入600多万元进行回收治理,目前可以回收55%以上的甲苯;2.采用自动上浆,不产生污染物排放;3. 用压延法逐步取代传统的涂布工艺,可以省去生产环节中对甲苯溶剂的使用,从源头控制VOCs的排放。如今,上海新星的环保努力已经初见成效,国家也针对此为公司补贴了400余万元,但我们还要进一步地开展绿色生产工作。最后,与多家印刷企业沟通,了解其需求,并依此开发出多款适于包装印刷的橡皮布。
1997年,上海新星开始致力于橡皮布的研发生产,并于2009年放弃本已做得不错的制版设备,决定集中力量专心做好橡皮布。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推出了5000型高速气垫橡皮布,公司效益也逐年攀升,预计今年上半年,利润即可达800余万元。然而,还算不错的发展形势并不能让我们安于现状,我们一直在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
首先,我们将视线聚焦于橡胶柔印版。实则,在两年前,我们就开始着手研制橡胶柔印版,因为随着包装的发展,柔印工艺将得到更多的应用。此外,国外企业拥有成熟的数字柔印版技术,是我们难以赶超的,但其对于橡胶柔印版的研究却是刚刚起步,所以我们与之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橡胶柔印版做出来之后,我们又面临着一个难题,即雕刻,我们曾与多个国内的机构合作,但雕出来的版材都不甚理想。经过多方调研、学习,最终我下定决心花费了400多万元购买了一款尚属中国第一台、全世界第二台的设备,并与该生产企业签订了协议,在中国成立一个技术中心,进行培训和产品推广。我有信心明年即可向大家介绍我们的正式产品。
此外,我们还关注的一个产品是石墨烯,其只有0.034纳米,是全世界最薄的纳米材料,有利于提高橡皮布和柔印版的强度。其实,五年前我们就和北京化工大学针对石墨烯的研究进行合作,但当时并未投注过多的精力。如今,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公司进行有关石墨烯产品的研发,且产品也已通过实验,即将进入正式生产的阶段。从实验室到产业化,石墨烯还有一段路要走,而我们正行在这条路上,计划到2018年,会拥有万吨级的石墨烯母胶产品。
在我看来,未来的印刷要想实现高速复制,一定要依靠传统印刷。所以,传统印刷很有前景,虽然总的体量在下降,但未来终究还是属于我们传统印刷人的。
drupa 2016上,科雷作为中国军团中的一员,以500多平方米的展位、国际化的设计,给全球的印刷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0天的现场演示,可以说震动drupa 2016,主要原因即在于我们展出了一项或许可以改变印刷未来走向的技术。
科雷本是CTP制造商,但几年前便开始将视点从CTP转移到整个印前制版的服务上,我们希望以服务商的身份,帮助印刷企业拥有最好的印刷表现,于是做了一些关乎传统的色彩标准、色彩管理的工作。经过大量的研究分析,科雷发现其实现在的传统印刷机已经做得非常精致,但还存在两点问题,一是墨色控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色彩控制,需要大量的人工、软件闭环才能达到较高的要求,这就导致了成本的高企。二是传统印刷机在跟数字印刷机进行比拼时会有一个制版费用,且印刷前准备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纸张浪费。
针对这两个问题,我们完全自主研发了一套全数字化的供墨系统,替代了原来的电子墨斗、电控墨斗。其意义在于可以完全精确按序地向印刷机供墨,结果非常理想。在drupa 2016时,我们都是现场拍照、制版、直接印刷,然后用泰康的仪器进行测量。期间,40余场的现场演示,没有出现过一次故障,测评分数也均在95以上。
可以说,这项技术能够让传统的印刷机做到几乎盲印。那么什么是盲印呢?所谓盲印,就是机长只需一个动作——装版,即可一键搞定,完成印刷。印刷机的颜色标准是否准确,主要看供墨量。现在所有印刷机中的电控墨斗,都是非精确的定量的一个墨控系统,其最大的问题在于加墨的传墨特性,因为其会受环境变化而使供墨量具有不可控性。而科雷提供的供墨系统的精度是1%,且可实现百分之百地直供,不会有任何的传递误差。该系统可以应用于所有的胶印机,只要前端的PDF文件一样、使用的油墨一样,那么任何操作工都可以简单地完成作业,并保证结果的一致性。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这套系统可能会制订出未来新的胶印标准。
科雷推出的这款供墨系统除了具有高标准的特点外,还有值得认可的一点就是成本优势。首先,测试中我们使用的过版纸最多为10张,传统标准下,一般5张即可。其次,与数字印刷相比,其不过只是多了一套版,但现在版材的价格也并不高。根据我们的计算,采用科雷供墨系统,20张是一个平衡点,但超过20张的活件,传统印刷的成本会减少,而数字印刷的成本则线性上升。
在我看来,未来的印刷要想实现高速复制,一定要依靠传统印刷,没有数字印刷的可能性。所以,传统印刷很有前景,虽然总的体量在下降,但未来终究还是属于我们传统印刷人的。希望我的分享可以给暂时郁闷的传统印刷人带来些许信心。
(来源:印刷工业杂志社)